獐子岛扇贝“大规模死亡”,岛民干笑几声:你相信它们死了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有船员说扇贝是得病死的,近几年一到一种时期就死。但红星新闻追问是哪几种病时,这位船员又表示没结果,专家也我可是我 知道。“扇贝大规模死亡”的说法从没办法 让靠海为生的岛民们信服。每当红星新闻询问“扇贝缘何死”励志的话 题,大多数岛民都干笑几声。“你相信扇贝死啥过后?”有岛民反问。

  不可能 是5年前,小李一定会很自豪地对外说个人是獐子岛人。但近几年“獐子岛扇贝”沦为笑柄,岛上没办法 更多营生来源,什么都有有岛民在计划尽快逃离这是非之地。

  11月14日,红星新闻登陆獐子岛实地探访了解到,尽管獐子岛发公告称,扇贝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,但多数岛民向红星新闻透露大伙儿对此存疑。

  獐子岛集团的办公楼

  个人面,岛民们不可能 “无权”在獐子岛集团确权的海域下采捕,早就尝试转行,就村里人 确定离岛另谋出路。

  【1】

  扇贝壳成堆

  岛民称从不全为近期死亡

  13日,獐子岛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,尚未能获知原应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应。更严重的是,獐子岛认为,要素海域虾夷扇贝死亡状态不可能 还将持续。

  红星新闻也来到獐子岛集团的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打探“扇贝死亡之谜”,工作人员以“没办法 接受采访”为由拒绝回答疑问报告 。

  为了证实扇贝状态,红星新闻前去集团拉贝船停靠的码头符近打听,但多数船员闭口不谈,匆匆离去。“哪儿还有扇贝,都死光了,我可是我 知道原应。”

  有船员说扇贝是得病死的,近几年一到一种时期就死。但红星新闻追问是哪几种病时,这位船员又表示没结果,专家也我可是我 知道。

  在另一处码头,红星新闻看得人村里人 打捞扇贝壳,询问得知就有死掉扇贝的壳,2天大约有6千斤。但红星新闻发现,哪几种扇贝壳什么都有有发白什么都有有发黑。据岛民解释,这从不就有近期死亡的扇贝壳,期间夹杂什么都有有死了过后的壳。也可是我 说,所谓打挖开来堆在那边的“死扇贝”,从不完整篇 是近期过后死亡。

  獐子岛东獐子渔港,7天 来拖贝船捞起的虾夷扇贝空壳

  “扇贝大规模死亡”的说法从没办法 让靠海为生的岛民们信服。每当红星新闻询问“扇贝缘何死”励志的话 题,大多数岛民都干笑几声。“你相信扇贝死啥过后?”有岛民反问。

  【2】

  扇贝死因受质疑:

  日本虾夷扇贝耐寒耐活,放冰水7天 就有会死

  獐子岛曾是岛民心中的骄傲。一种存在黄海与渤海交汇海域的小岛,是世界公认最适宜海洋生物生长的纬度,这里有特殊的大陆架内外部,存在辽南沿海与近海交汇处。

  “阳光好的过后,海水深可见底。”在岛上开出租车的大芬向红星新闻介绍了獐子岛的海域优势,“海底银行,说的可是我 獐子岛。”说起獐子岛海产的品质,大芬表示符近海域除了海洋岛,几乎没办法 什么都有有能和獐子岛媲美。

  獐子岛产的虾夷扇贝

  公开资料显示,獐子岛海域具有独特而神秘的生态环境,该海域平均水深达35米,属深水岛类型;平均水温11 ,常年寒冷,流速0.75m/s,海流湍急,0污染,盐度31‰,是仅有的国家级海珍原种场,该区域的海洋产品就有着世界公认最好的好喝和营养价值。加进进距黄海冷水圈较近,海水交换能力和自净能力强,又远离大陆和主航道,污染度低。

  獐子岛符近海域饲养虾夷扇贝用的浮筏,一艘拖贝船驶过

  但原来有一个 多极致海域,却接连爆发“扇贝大规模死亡”的消息。“死是很正常的,养海产这事七分看天,有死的太正常不过。”岛民老王继续强调,“但它(獐子岛集团)说的大规模死亡不用可能 。”

  老王表示,獐子岛养殖的是日本虾夷扇贝,当地水温比獐子岛冷什么都有有。一种贝耐寒也耐活,放到去冰水里7天 就有会死。对于过后“冷水团原应扇贝绝收”,当地岛民根本不信。

  就一种说法称,獐子岛集团用的拖网会破坏海底植被,扇贝的生态链得没办法 保障,从而原应扇贝死亡。但老王和什么都有有几位岛民从不没办法 认为,“破坏植被确实有不可能 ,但几十年来獐子岛包括海洋岛就有原来收扇贝的,可你看海洋岛有哪几种事吗?”

  一艘拖贝船驶离獐子岛东獐子渔港

  岛民们可是我 相信扇贝是受污染而亡,“不可能 简直因病,水产研究所和养殖专家都能查出来。海洋岛的虾夷扇贝肯定也会受牵连。”但现状是,似乎没办法 獐子岛的扇贝“多灾多难”。

  按照岛民的说法,扇贝“死亡”一方面是正常死亡,加之投苗的质量不高;个人面则与被岛民们深恶痛绝的“造假虚报”有关。

  今年7月,经证监会调查认定,獐子岛公司近年的业绩涉嫌财务造假,2016和2017年度虚增利润数亿元之多。早在2016年,就有2000名岛民实名举报2014年的“冷水团造成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事件”原应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,从不自然灾害。

  獐子岛东獐子渔港

  【3】

  獐子岛曾在休渔期采捕野生海参

  不少岛民准备打折卖房

  靠海为生的岛民可确定的职业本就不用 。在獐子岛,居民们的可选范围主要有3种:去獐子岛公司打工,有一个 多月2千到4千不等;做个体户,开门市店;做渔民,个体单干打渔。

  单干打渔这条路可是我 好走。6年前老王就做起了海钓,据他介绍,现在有五六百岛民靠一种营生,一年收入在4万之下,十分微薄。

  獐子岛东獐子渔港停泊的拖贝船

  打渔也是个看天吃饭的职业,且时间从不固定。11月的大连已寒风刺骨,但这是休渔期过后、元旦过后收获颇丰的时机。外出海钓的岛民没办法 抓紧一种个多月的时间进行采捕。

  而与符近什么都有有岛不同的状态是,獐子岛符近的多数海域均被公司“确权”。据岛民反映,獐子岛对200万亩海域10年来实行着整体管控,不许岛上居民在其海域上作业,大伙儿没办法 去更远的海域进行采捕。

  此前獐子岛集团曾发布《确权海域拉管钩钓生产管理规定》,明确禁止外来船只进入“确权海域”。

  就什么都有有岛民索性放弃了出海打渔,在岛上开店卖海参。据红星新闻走访了解,獐子岛镇上没办法 10余家海参店,几乎全为近两年新开。原应是,集团公司“终于”我想要出售哪几种海产给本地岛民。

  獐子岛镇上的海参店铺

  岛民小李透露,此前集团公司的海产会加工外销,但近些年獐子岛公司连年亏损,为了节约加工成本,也为了能尽快使海产“变现”,集团才破例卖给岛民。

  但獐子岛的海参资源也在“告急”。有海参店老板反映,收上来的海参个头均不大。岛民的反馈是:海参一般的生长时间为3年,现在不等其长大就都被收割卖钱了。

  今年10月,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獐子岛在伏季休渔期开展野生海参采捕,或已涉嫌违规。此次在8月伏季采捕海参的数量高达数万斤。獐子岛的海参资源也在逐步透支。

  “这里不可能 没办法 生存了。”作为獐子岛土生土长的岛民,老王不可能 着手想把个人开的渔家乐卖掉,迁到别岛上。与此共同,就有不少岛民向红星新闻透露,正在找寻买家,打折卖房。

  獐子岛东獐子渔港停泊的拖贝船

  小李是目前还坚守在獐子岛生活的为数不用 的年轻人。大伙儿说,獐子岛从2012年的1万多岛民,到现在户口在册的只剩4千余人,“老弱病残穷”,他原来形容还留在岛上的居民状态。

  他我可是我 知道个人不可能 在哪几种过后失去,“大伙儿说下一次再看新闻,大伙儿看得人的不光是扇贝不在 ,不可能 海参可是我在 ,人也走光了。”